女主重生悔悟文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3-01

女主重生悔悟文剧情介绍

。

洪楚烈听了微微一愣,赶忙伸手扒开宋青霞的眼皮,看着那双不断流动着液体的眼角膜,洪楚烈恍惚间忽然明白了什么: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要不是有令在身,我一定将你碎尸万段!”看 着自己辛苦养大的宝马就这样被可恶的北琴儿砍掉了脑袋,梅红玉咬牙切齿的看着被自己一脚踹晕的北琴儿,站在原地,将自己马儿的尸体拖到了一边,然后用一些杂草树枝遮掩下,紧接着就从地上捡起北琴儿的武士刀,拖着北琴儿的身体朝着山下走去。.. 来的时候骑着马,自然是奔走如风,如今马儿已经死去,梅红玉也没有在附近找到北琴儿的马匹,所以只能步行朝着山下走去,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梅红玉才拉着北琴儿的身体到了山脚下,正准备从山下的居民区穿过去,到固原城的东门进入固原的时候,却忽然发现一队骑兵猛然间从官道上飞奔而来,看样子有五十多人,都是身穿黑甲的精锐,队形虽然凌乱,但是前后距离保持的非常好,一看就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部队! “前面的女人停下!”为 首的一名黑甲骑兵将手中的长矛对着不远处的梅红玉挥舞一下,然后大叫着领着身后的骑兵冲向梅红玉,后者闻言一愣,站在原地淡然的看着冲到眼前的骑兵们,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对着身边昏倒的北琴儿看了一眼,确定她没有醒来之后,就站在原地,等着这群骑兵靠近自己!“ 不容易啊,来到固原城这么长时间,终于见到一个漂亮妞了!” 对着眼前的梅红玉看了一眼,为首的骑兵一脸淫笑的看着眼前的梅红玉,身后的黑衣骑兵们闻言纷纷大笑起来,其中一人还对着这名黑衣骑兵恭维道:“何堂主刚刚病愈就能够遇到如此姿色,可见上天也对堂主大人病愈一事感到开心,特别赐给何堂主一个美女用来晚上过夜啊!” “算你小子机智!”看 着那名过来恭维自己的骑兵,何钦元的脸上写满了满足,对着面前的梅红玉大模大样的说道:“说吧,你叫什么名字?你身后那个女人是不是你妹妹啊?长得也很标致嘛!今晚大爷我要玩双飞!”“ 飞你妹!”一 直等着机会的梅红玉猛然间低喝一声,从自己的脚边将藏在裤腿中的火尖枪从地上拔出,然后对着黑马上面的何钦元的脖子就扫了过去,后者微微一愣,慌忙举起手中的大刀正要躲避的时候,却看到梅红玉忽然虚晃一枪,枪尖对着身后的一名黑衣骑兵的脖子就扎了过去,然后飞起一脚,猛然间穿在何钦元的腹部,将何钦元踹飞到了地上,紧接着就跳到这匹骏马身上,挥舞着手中的长枪,对着四周的骑兵连捅带刺,转瞬间已经拿下了三人的性命!“ 给我杀了这个臭娘们!” 脸颊狠狠的摔在冰冷的地面上,何钦元从地上坐起来,对着头顶的梅红玉大骂着,后者微微一回头,对着地上的何钦元就是一枪,已经提高了警惕的何钦元慌忙躲到马腹下面,然后看着身边昏倒的北琴儿,猛然间跳到北琴儿的身边,将地上的长剑放在北琴儿的脖子上,对着眼前的梅红玉嘶吼道:“你敢杀我,我就杀了你妹妹!”“ 谁告诉你她是我妹妹了?” 梅红玉冷笑一声,猛然间将手中的长枪刺出,后者尖叫一声,赶忙拉住身下的北琴儿往自己的身上来,想要挡住梅红玉这一枪,结果不等他动手,一直在地上躺着不动的北琴儿忽然一脚踹出,将近在咫尺的火尖枪踹到了一边,然后跳起来,将身边的何钦元一把扔向了马背上的梅红玉,紧接着就跳到了身边一匹黑马的背上,疯狂的揣着马腹,然后从人群中逃了出去,朝着城北的方向狂奔而走,看都不看身后乱糟糟的战场! “可恶!”没 想到北琴儿装死竟然装的这么像,梅红玉顿时一脸无语的看着逃走的北琴儿,伸手从自己的腰间将一把匕首放在了何钦元的脖颈处,厉声说道:“让他们住手,不然的话,我就要了你的狗命!” “是是是是是!”已 经知道了梅红玉的杀伐果断,何钦元可不敢再试探梅红玉的暴脾气了,慌忙摆手,对着四周的下属吼道:“都给我住手!” 何钦元说完,周围的骑兵们都乖乖的放下了手中已经拉开的弯弓,看着马群当中的何钦元,一脸的焦急,如果何钦元被这个红衣女子就这么绑架走了,这群人无论是留下还是回去,都是一个死字。 沙鬼门和其他的帮派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每一个堂口其实都是一个家族的势力,沙鬼门就是沙漠中十八个大家族结合起来的大门派,每个家族的嫡子就是这个堂口的堂主,但是堂口中最位高权重的恰恰不是堂主,而是堂主的父亲,也就是家族的族长,所以说,堂主的身份只是一个家族继承人的代称,而这些人如果坐视何钦元被人带走,何钦元的父亲,沙鬼门何家的家主,自然就会把这些堂口的弟子,也就是家族的家丁全部斩杀殆尽,这一点在凶悍的沙漠中,也不是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大姐姐,你看我都这么配合了是不是?你就让我离开这里吧,我刚才就是逗你玩儿的,没想到您这么厉害,不如加入我们沙鬼门吧,好吃好喝好伺候,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何 钦元看着周围的下属都放下了手中的弯弓,心中掠过一丝悲哀,只能举起双手,对着眼前的梅红玉求饶起来,虽然这是非常丢人的事情,但是为了活命,何钦元也不得不这么做了! “沙鬼门?能帮我灭了谷蕲麻吗?!”梅 红玉闻言微微一愣,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何钦元,后者闻言一愣,还以为梅红玉要的是灭掉秦皇门,正要出口答应,却听到了谷蕲麻的名字,只能苦笑一声,懊恼的说道:“灭不了啊……姐姐,你和谷蕲麻有什么深仇大恨说出来我听听啊?这也太奇怪了吧,你为什么要灭掉谷蕲麻呢?现在危在旦夕的应该是秦皇门才对吧!”“ 我明白了!” 根本不理会何钦元的废话,梅红玉猛然间调转马头,对着固原城东门就飞奔而去,身前被她横放在马背上的何钦元顿时一愣,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慌忙对着身后的下属大吼道:“放箭放箭!绝度不能让这个臭娘们带着我到秦渊的面前,不然我会死得更惨的!” “嘭!”一 拳头砸在何钦元的脖子后面将其打昏,梅红玉舞动着手中的火尖枪,将一根根利箭从身后拨开,然后对着固原城的东城门飞奔而去,一边狂奔,还一边对着城墙上的宋威尘大吼道:“快开城门!快开城门!” “谁啊这是?” 正在和弟弟商量事情的宋威尘从城楼上往外面看了一眼,望着正在被骑兵追杀的梅红玉,一脸疑惑的说道,一边的宋威简打个哈欠,看了一眼城外的女人,摆摆手,正要说什么,忽然眼前一亮,从位置上站起来,对着旁边的士卒大吼道:“快来城门!那个家伙就是秦门主很器重的梅红玉!可不能让她死了,不然谁还投奔我们秦皇门啊!门主大人就是这么说的!” “是!” 听到了宋老二的话,旁边的士卒赶忙答应,原本紧闭的大门顿时被打开,拼命的控制着胯下屁股上中了好几箭的黑马,梅红玉呐喊着冲进了固原城,而城墙上的士卒也不用提醒,拿起手中的弩机和弓箭对着城下的骑兵招呼起来,四十几人的骑兵队顿时就被击中了十几人,知道何钦元是救不出来了,这些骑兵索性从腰间将一块早就准备好的白布拿出来,对着城墙上挥舞起来! “这是干嘛?” 虽然很清楚在战场上挥舞白布的意思,但是看着城下面骑兵的坐骑,宋威尘还是一脸愕然,这群骑兵完全有能力从自己守军的攻击当众脱逃出去,结果竟然直接选择了投降?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管他呢,或许是他们早就想要加入咱们秦皇门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呢!”宋 威简微微一笑,满不在乎的看着外面挥舞着白布的黑衣骑兵们,对着身边的士卒说道:“让他们把武器都放在地上,从马上滚下来,然后跪在远处,等我们的人去把他们的武器收缴完了之后再让他们排着队进来,如果谁敢不从,直接射杀就好了!”“ 是!”士 卒对着宋威简立声答应,紧接着就对着下面的骑兵们喊起话来,下面的骑兵们倒也乖巧,按照宋威简的命令乖乖的将手中的武器扔在了地上,不少人还把自己的头盔扔了下来,然后从马上下来,走得远远的,跪倒在了地上。 “看来他们是真心归附啊!”对 着远处跪在地上的骑兵们笑了笑,宋威尘领着兵马就下了城墙,将大门打开,然后警惕的排着阵列走到前面,将马匹和盔甲兵器从地上捡起来,然后送回城中,之后才让那些跪倒在地上的骑兵们排着队列走进了城中,然后将他们捆起来之后,直接带着这些人往城主府方向走去,此前进到城中的梅红玉已经带着昏过去的何钦元到了城主府,将自己的情况禀报了门口的守卫之后,看到梅红玉浑身浴血,那守卫也不敢怠慢,连忙带着梅红玉走进了城主府,然后将情况通告给了正在闭目养神中的钱苏子!“ 什么?竟然俘虏了一名对方的将领?还是沙鬼门的人?” 钱苏子闻言一惊,慌忙从座椅上站起来,跟着那守卫就往外面走去,走了两步,忽然停了下来,对着那守卫说道:“你带着梅将军到大堂中来,我这就去通知门主!”说 完,就冲进了自己的房间,将正在休息中的秦渊叫醒,然后用欢欣鼓舞的语气对着秦渊说道:“大喜事,那个叫梅红玉的姑娘出城刺探军情,竟然将敌人一个将领俘虏了回来,这下我们可就能知道谷蕲麻军所有的布置和安排了!” “是吗?”听 了钱苏子的话,秦渊顿时清醒了不少,在钱苏子的帮助下,很快换好了衣服,然后就急冲冲的走进大堂,迎面就看到了浑身浴血的梅红玉,激动之下,秦渊直接快步走到梅红玉的面前,一把将梅红玉从地上拉起来,然后用激动的语气说道:“梅将军这次真是辛苦,果然不愧是我秦皇门中第一女中豪杰啊!”

“其实我这次来是来请楚堂主去医院看看秦门主的,门主他刚刚被人刺杀,受了点小伤!”…

天啊,自己到底怎么了,居然大清早就抓着小姨的胸部揉捏,罪过罪过。“开门,让叶董进去。”



钱苏子回过神来,对着吴翠霞微微一笑,虽然这些宝贝送给了自己,但是这些拥有神奇保养功能的石柜却要还给眼前的吴翠霞,钱苏子知道,这些东西也是难得一见的宝物,或许,还是吴家的珍藏所在呢!“嗯,就东街的第一家吧?你先过去吧,我要补个妆。”苏小优欢喜的说完,然后就挂断电话。

五叔点点头。

愤怒的司马云溪也是吼道:“薛大富,你就不怕我杀了你的母亲吗!”

 “额……贺兰会长,您怎么来了?”迟杉督猛地一愣,惊讶的看着跟在裴夫人身后的贺兰荣乐,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复杂,之前自己说过要站在贺兰荣乐这边的,但是之后的事情,自己却一件事情都没有给贺兰荣乐禀告过,现在忽然知 道贺兰荣乐已经知道自己和黄府禁卫军的兄弟们聚集的地方了,迟杉督不免感觉一阵尴尬和后怕! “大家都不用行礼了,我们也都呆在一起有几天了,坐坐坐!”对着站起身来行礼的众人笑了笑,贺兰荣乐友好的挥挥手,一旁的黄府禁卫军的头目们也都乖乖的给两人闪开了一条道,让贺兰荣乐和裴夫人坐在火炉边上,一群人的目光闪动,不住的和自己人互相示意 ,对于贺兰荣乐的戒心之大,由此可见! “不知道贺兰会长前来何事啊?”路德韬望着贺兰荣乐的眼睛,故作镇定的说道,虽然心里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有些微妙,但是看着身边还和自己站在一起的黄府禁卫军的头目们,路德韬知道,今天自己不出这个头的话,贺兰荣乐一旦掌握了主动权,自己分分钟就会被赶出青龙谷,虽然有哥哥路辉伽的营地可以去,但是骨子里和哥哥不是一路人的路德韬还是觉得,不到最后关头,还是不要挂上自家哥哥这条线的好,否则的话,自己可 能就要一辈子受制于人了! “当然是给各位指条明路了!”贺兰荣乐淡淡一笑,对于面前的路德韬并没有表现出多少的恶意,如今的自己已经是全面主动了,这些黄府禁卫军都没有了主意,自己出言劝他们留下来,加上裴夫人的帮衬,贺兰荣乐觉得自己冒着风雪 来这一趟,应该是值得的! “明路?什么明路?”一边的胖信使惊讶的看着贺兰荣乐,虽然坐的距离贺兰荣乐很近,但是刚才在路辉伽的营帐中,胖信使可是清楚的听到路辉伽的话,一旦谷蕲麻军拿下固原城,下一个要对付的就是上次帮着秦皇门的贺兰 荣乐,如果贺兰荣乐想要招降自己的话,胖信使觉得,自己肯定不能答应! “当然是让各位加入到我贺兰会当中继续为朝廷效力了!”贺兰荣乐微微一笑,对着旁边的胖信使点点头,脸上没有任何的恶意,相反还有点感激的意思,毕竟,话从对方的口中问出来,自己说话的效果也好得多,不然和裴夫人一唱一和,多少还是会显得有些尴 尬的! “为朝廷继续效力?啥意思?我们在京城的父母兄妹不用受到此事的牵连了?”迟杉督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贺兰荣乐,眼中充满了疑惑,虽然想要靠近贺兰荣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迟杉督更关心的还是自己尚在京城的家人,如果黄世杰发起狠来,再加上身体大不如前的黄王爷忽然 病逝,黄世杰顺利以世子的身份继承黄王府的话,那自己呆在京城黄王府庄园中的家人,肯定是会完蛋的! “当然不会!”手中握着李平举此前主动要求不参战的信件,贺兰荣乐脸上的笑容充满了自信:“诸位可能不知道吧,其实固原城的城主,也就是秦皇门的门主秦渊,如今的妻子就是当今吏部尚书钱韫栖钱大人唯一的女儿,虽然两人关系不睦,但是毕竟是一家人,之前秦门主和钱郡主将生米煮成熟饭,未曾请示钱尚书就进行婚配的事情,确实触怒了钱尚书的神经,但是手心手背都是肉,你们真的觉得对于此次秦皇门要面 对的灭顶之灾,钱尚书会让自己的女儿年纪轻轻就成为寡妇吗?不可能吧!” “您的意思是说,秦皇门这一次还能够创造奇迹,将两千谷蕲麻和沙鬼门的联军击溃?或者是朝廷下令,制止这次争斗,让秦皇门死里逃生?” 胖信使无语的看着眼前的贺兰荣乐,眼中写满了不理解的神情,后者微微一愣,身体一颤,刚要说什么,身边一直没说话的裴夫人忽然开口说道:“这样的可能是存在的,不是吗?” “可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啊!”胖信使晃晃脑袋,对着小屋中的众人说道:“刚才我去拜见路宗主的时候,八百沙鬼门的部队已经在固原城西的山岭中扎好了营地,而南边的谷蕲麻军更是声势如雷,就凭借秦皇门如今从定远城中调出来的两百多人想要抵抗十倍于己的敌人,就算是秦皇门城高池深,最多也就顶上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内,朝廷的正式文书能够送到固原城吗?要知道,朝廷的命令可不同于一般的书信,一个电报发过来就能解 决的!” “那你的意思是,打算带着黄府禁卫军的兄弟们去哪啊?到黄世杰面前痛哭流涕?”裴夫人有些不悦的看了一眼身边的胖信使,对着小屋中沉吟不语的众人淡然说道:“祖秉慧和黄世杰是什么关系,你们比我清楚的很吧,祖崇涯可是黄世杰的老师,祖秉慧更是黄世杰的发小,可是那又怎样?只要黄世杰不顺心,祖秉慧也要在南山别墅外面跪上三天三夜,而且最后还被黄世杰直接扔到了灵武伯的身边,最后还因为灵武伯的事情弄得两家大战,这事情大家都知道,你们就想想吧,如今祖秉慧呆在南山别墅,连给自己父亲下葬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等着黄世杰的安排下来,才敢给自己的父亲装殓送葬,可是这么多天过去了,黄世杰可曾多说过一句话?你们都有同伴跟这祖秉慧呆在南山别墅,什 么情况我觉得你们比我清楚,去吧,找世子大人忏悔去吧,看看你们最后是不是和祖崇涯一样,尸体烂在地上也没人管!” “你!”胖信使的脸色一变,愕然的看着眼前的裴夫人,周围的众人也都无奈的摇摇头,黄世杰的性子大家都太清楚了,就是因为这太清楚了,所以到如今,才宁可待在有通敌之嫌的青龙谷,也不敢回到原本暖洋 洋的金城。...... “所以说,现在跟着贺兰会长是最好的选择!”裴夫人大声的说着,看到众人都不吭声,更是努力的加把劲儿,继续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众人:“也许在有些人的心里,贺兰会长似乎是个失败者,一点一点的丢失掉手中的优势,但是大家也别忘了,贺兰会长如今依然是固原城周围唯一一个可以和秦皇门比肩的势力,看看我们自大无比的黄世子吧,多少次世子大人都有能力将秦皇门像是捏蚂蚁一样的捏死?但是最后呢?损兵折将的破事还少吗?连带着还被秦皇门赶到了金城,用自己的老师和发小,带着咱们这么精锐的黄府禁卫军,也能被秦皇门打成打败,现在又忽悠着谷蕲麻过来替他收拾秦皇门,得了吧,谷蕲麻身后还有那么大的根据地,秦皇门让他损 失一半的兵力,这个家伙都不会干的,你们竟然相信他能一口气拿下固原城?我才不信呢!” “可是?这么就加入了贺兰会?我们的家人怎么办?这大冬天的,风雪交加的,黄王府要是因为我们加入了贺兰会将我们的家人赶出去的话,冻死街头肯定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啊!”迟杉督有些为难的看着眼前的裴夫人,后者闻言一笑,对着迟杉督点点头,看着周围的黄府禁卫军的头目们,微笑着说道:“所以我和贺兰会长之前已经谈好了,这是一份秘密协议,你们作为雇佣兵成为贺兰会的人马三个月,等到来年春暖花开,贺兰会长保证将你们的妻儿老小接回来,如果那个时候没有兑现承诺,这合约自动解除,钱粮禄米一分钱也不会少了你们,如果我们做到了,请诸位也从此和我一 起,为贺兰会的复兴出自己的一份力,如何?” “这倒是不错!” 迟杉督默默的点点头,周围的黄府禁卫军的头目们也都纷纷点头,对于这个很有点迁就意味的合约都很满意。 “既然如此,诸位再见!”路德韬从位置上站起来,将手中的烈酒一饮而尽,看着面前已经跃跃欲试的众人,有些无奈的说道:“我还是觉得秦皇门这次定不住涧山宗的攻击,这青龙谷估计也悬了,既然我哥哥说了打算收留我,大家 就此别过,贺兰会长,感谢你这么多天的款待,这个金佛是我从战场上捡来的,也算是一点心意,送给您了!” “多谢,我贺兰荣乐之前就说过,好聚好散,不会为难你们,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我说到做到,路将军,前路茫茫,这金佛就跟着你吧,我不会要的!”贺兰荣乐摆摆手,淡然的一笑,周围的黄府禁卫军的头目们纷纷一愣,顿时一片叫好声在小屋当中响起,很快,贺兰会重生的洗小屋协定就签订好了,多年后,迟杉督回忆起这个夜晚,也会感觉命运是那样的神奇……



“各位兄弟,你们现在已经被秦皇门当做了危险的人物,就算是现在投降。你们也不可能被秦皇门原谅的,如今的秦皇门要面对朔州和萧关城两件棘手的事情,你们在人家最痛苦的时候往伤口上撒了一把盐,还奢求人家心中会对你们没有芥蒂吗?跟着赵堂主走是你们现在唯一的出路,否则的话,等待你们的就是被一个个秋后算账的结局!”



可是答应的话,秦渊就要做出禽兽不如的是,那可是他的小姨啊,他妈妈的妹妹,外公的女儿,虽然两者没有任何血缘的关系,可是名分就摆在那里,抹也抹不去。

司马云溪感觉到不对,当即冲着身边的那些士兵命令道:“开枪,他们想要反抗!”

详情

做完肛门指检第二天疼痛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