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的工房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3-01

风的工房剧情介绍

 --> >。





师兄点点头:“好!”…

只不过从这句话之后,整个房间就陷入了一片沉默。

“给我一个相信他的理由!”二号首长淡淡说道,声音充满一种无法侵犯的威严。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雍州石门关 浩浩荡荡的部队在狭窄的石门关下缓慢的通过,带领这支部队前进的,正是华亭涧山宗如今的宗主谷蕲麻,虽然年龄只有三十六岁,但是谷蕲麻在关中大地上却是一代传奇,幼年丧父,少年丧母的他不但没有在动乱中被人从涧山宗的宗主位置上赶下台,反而趁着自家内乱的时候,将自己的嫡系人马一一的提拔重用,将那些孤狼一般环饲在自己周围的老人们一一清除,最后不但保全了自己对于涧山宗的控制,还在伺候的二十年间南征北战,合纵连横,终于成为了关中西辅地区,最大的古武门派的掌门人,也在去年得到了朝廷的认可,成为了涧山宗所代表的华亭侯,虽然和贺兰荣乐的南亭侯一样没有确实的封地,但是能够最终得到朝廷的认可,米王府的米和玉公子出力不少,而从中牵线搭桥的就是米和玉的老师,陈悟冶。闪舞小说网.. 不管是为了报答米和玉和陈悟冶的帮忙,还是为了染指河套富庶之地,在接到陈悟冶的电报之后,谷蕲麻就点齐兵马,在华亭留下二百兵士镇守老家,自己带着剩下的一千三百兵马挥军北上,接着黄世杰的名义,起兵讨伐秦皇门。 一路北上,谷蕲麻拿着黄世杰的文书畅通无阻,平日里对他虎视眈眈,百般刁难的各家关口守军,看到黄世杰的文书之后,也都没胆子阻拦谷蕲麻的行动,所以这一路走来,谷蕲麻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到了石门关,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一天,谷蕲麻的部队就能够到达耀州城下,和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盼着谷蕲麻前来帮忙的陈悟冶会和。 一路前行,畅通无阻,谷蕲麻的心情也好了不少,看着浩浩荡荡的队伍在自己的指挥下有条不紊的前行着,谷蕲麻对于打败秦皇门,拿下固原城也多了几分期待。 “报!” 一声长喝猛然间从队伍的前头传来,谷蕲麻立定胯下的骏马,在几名随从的簇拥下,举目远望,看着远处飞奔而来的斥候,低喝一声:“何事?” “报告宗主大人,我们在前面发现了一户人家,颇有些财物不说,还在无人问津的山腰处,大伙儿问问宗主大人,这行军途中,可能征收军备?” 那斥候冲到谷蕲麻的面前,勒紧马缰绳,一脸嬉笑的看着眼前的谷蕲麻,后者淡然一笑,目光坚定道:“我军兴义师,战敌寇,自然需要随时补充军备,你们去告诉那户人家,半个时辰之内准备好三十头牛羊,八百石米面随军犒劳,不然的话,我杀他全家!” 说完,谷蕲麻就继续带着部队缓缓前进,面前的斥候闻言大喜,转过身去,带着谷蕲麻的亲口命令,冲向远处的山腰的庄户人家,将谷蕲麻的命令传了过去! “什么?” 听到谷蕲麻如此狮子大开口,那庄户人家的家长顿时傻了眼睛,看着这些斥候兵手中亮闪闪的兵刃,跪倒在地上哭诉道:“各位军爷啊,我们小门小姓,哪里有那么多的牲口和米面啊!你们饶了小的吧,小人经营多年,也只有三五口牲口,几十石粮食啊,不信你们跟着小老儿到仓库中一看就知!” “哼,老东西,你是不想活了吧,我们宗主大人开口,你这里没有也得有!来人啊,抄家,用他们家的金银财宝来抵我们宗主的账单!” 那斥候队长对着老人的脸颊啐了一口,紧接着就挥舞着手中的长刀,冲进面前的庄户人家,刚刚冲到门口,一杆长枪猛然间从门口捅了出来,那斥候猝不及防之下,竟然被里面刺来的长枪刺中的心窝,口中鲜血横流,转眼间就被那长枪挑落到了地上,口中发出“嘤嘤”的叫声,却怎么也站不起来了! “杀!” 看到自己的老大被人杀了,周围的斥候兵顿时大怒,挥舞着马刀向前冲锋,结果没想到不等他们冲出来,这户庄户人家的房顶就出现了七八个半大不小的孩子,握着手中的长弓,对着这群人纷纷射出手中的箭羽,虽然臂力不足,但是如此近距离,斥候兵身上的铠甲也没有全部披上,一支支箭羽射来,这些斥候顿时四散而逃,连从地上将自己老大的尸体拖走都没有! “父亲,你没事吧!” 一个身穿戎装的女子猛然间从房门中跳出来,从地上扶起刚才哭诉的老人,一脸心疼的用自己的袖子将老人脸上的唾沫擦干净,然后对着父亲说道:“事不宜迟,这些人肯定会再回来的,父亲,我们快走吧!” “这可是谷蕲麻的部队,如狼似虎,我们往哪里逃啊?” 那老人看着女儿的样子,一脸担忧的哭诉着,听到父亲的话,那女子倒也镇定,没有跟着父亲一起哭诉,而是咬着牙说道:“既然迟早是要被杀了的,不如和他们拼了算了,这房中的粮草牲口,我一块肉都不会给他们留下的,父亲,我们烧了宅子,从山后逃出去,投奔秦皇门门主秦渊,听说他对我们这些老百姓可是一点都不歧视,女儿这一身本领,到他那里肯定能被重用的!” “啊?” 听到自家姑娘竟然要把自己家给烧了,这老人顿时吓傻了眼睛,不过这名叫做红玉的姑娘却不在乎父亲的反应,二话不说对着里面的娃娃们吼道:“三郎,四郎,你们扶着爷爷先往后山走,我烧了这宅子就给你们会和,记住,不要走大路,走小路上山,知道吗?” “诶!干娘!” 两个十几岁的少年闻言答应,也不管爷爷一脸悲痛的样子,扶着腿脚还算灵便的老人就上了后山,红玉儿姑娘将自家的粮秣仓库还有房子全部烧了之后,带着自家的祖宗牌位和金箔银两就赶到了后山上,和自己的父亲会和,穿山过林,果然摆脱了并不熟悉地形的谷蕲麻军斥候的追击。闪舞小说网.... 看着烧成一片白地的庄户,谷蕲麻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没想到竟然还有如此决绝之人存在于世上,让人将斥候队长好生安葬了,谷蕲麻就把这件小事抛到脑后,继续带领着自己的部队向前行军。 一路上骚扰民户的事情继续发生,吃一堑长一智,这些斥候们此后要挟民户的时候都是先把长刀架在这些民户的脖子上然后再要挟,全副武装之下,遇到的抵抗也是零零星星,不值一提,谷蕲麻的部队就在这一路的劫掠和勒索当中进入到了固原刺史府的范围内。 虽然没有得到固原节度使马斌的任何接待,但是谷蕲麻的心思也不在和人争夺一时之长短上面,派人到耀州城通风报信,谷蕲麻带着人驻扎在距离耀州城十里的地方,虽然知道最近几个月不纳粮不纳税的耀州城肯定是富得流油,但是知道自己的部队作战还需要陈悟冶支持,谷蕲麻到了耀州城的地界上,下令不准再进行抢夺,法令一下,谷蕲麻军的军纪果然好了不少,不明真相的耀州城百姓还觉得谷蕲麻军的军纪挺好,对这支部队交口称赞。 领着部队扎营之后,谷蕲麻就接到了前方斥候送来的信息,听说陈悟冶已经在耀州城准备好了营地和钱粮,谷蕲麻顿时大喜,带着部队一个急行军就进入到了耀州城当中,一边带着人安排军营,谷蕲麻一边接受着耀州城中各位士绅的巴结和祝福。 对这种场面早有心理准备的谷蕲麻也没有谦让,直接带着随从就进入到了耀州城的官衙中,跟着大大小小的士绅开始畅饮起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谷蕲麻也终于开始问起秦皇门目前的情况来:“不知道这耀州城距离固原城多远,运兵运粮的速度如何啊,固原城城外的地形如何啊?秦皇门目前的状况又是如何啊?” 听了谷蕲麻的问题,已经派人打探的差不多的陈悟冶也不客气,直接对着谷蕲麻介绍道:“谷侯爷请看,这就是固原城周边的地形图,东面黄河水道,易守难攻,北面山峦纵横,适合埋伏,不适合大部队的展开,西面的地形最高,而且垒土很高,想要攀爬都很困难,而且西门最是狭窄,城墙矮小坚固,土基深厚,几乎无法攻破,只有南面虽然有护城河,但是却有一块小高地在城南二里外,建营垒土挖壕沟都很方便,所以往常军马攻击固原城的,都会在城南列阵!” “至于耀州城到固原城的官道,沿着黄河一路向北,顺畅通达,急行军一个半时辰,运粮三个时辰就能够到!秦皇门刚刚和黄府禁卫军城南血战一场,主力几乎折损殆尽,除了定远城南下的兵马二百余人有一战之力,身下的人都未曾训练,谈不上战力几何,所以谷侯爷可以高枕无忧也!” “好!” 听了陈悟冶的解释,谷蕲麻一拍桌子,站起身来,举起眼前的酒杯,对着在场的各位士绅说道:“如此,此战我军必胜,诸位满饮此杯,祝我将士旗开得胜!” 说完,就带头将眼前的酒水喝了个一干二净,一边的陈悟冶夸赞着谷蕲麻的海量,一边对着后者的袖子轻轻的拉了一下,后者会意,很快结束了这场接风洗尘的宴会,然后跟着陈悟冶进到后面的房间中密谈! “有什么情况吗?我们在固原城里面的人?” 谷蕲麻淡然的看着眼前的陈悟冶,语气说不上尊敬,但也说不上散漫,后者微微不悦的皱皱眉头,然后摸着自己的长须说道:“情况倒是有,不过不用太担心!” “怎么说?” “听说那秦渊打算烧我粮秣,不过这两天却全然没有动静,不知为何。” 陈悟冶疑惑的说道,久经战阵的谷蕲麻微微一愣,一脸无语的说道:“老先生?这点小事都看不明白?那秦渊定然是打算在我大军作战之时,再行此计,然后乱我军心,一鼓作气,将我军打败,这种雕虫小技,只要我们多加看管,严密监控,定然不会让对方得手的!” “哦,还是谷侯爷高见!” 对着谷蕲麻点点头,陈悟冶这才明白秦渊这两天不动手的意思,然后就对着谷蕲麻问道:“不知道谷侯爷打算如何攻击秦皇门啊?那固原城可是坚如铁石,想要硬攻,恐怕不成啊!” “山人自有妙计,老先生只管供给粮草就行!” 对着陈悟冶摆摆手,谷蕲麻一脸傲然的走出房中,丝毫不在乎身后的陈悟冶对着自己投来不悦的目光…… (本章完) “周德卫,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再说一遍!”路辉伽的双手死死的抓着眼前的周德卫,一股难以承受的痛感从他的身体当中窜出,血红着眼睛盯着周德卫充满痛苦表情的脸庞,路辉伽的嘴巴张的大大的,双眼中泪水迸发,拼命的用手摇晃着周德卫的 身体,路辉伽忽然感觉,这个世界上似乎还有忠诚这种东西存在! “副宗主,对不起,这件事情和你无关……”周德卫睁开眼睛,默默的看着路辉伽的双眼,这双清澈的眼睛中写满了坚定和从容,嘴角缓缓勾起的笑容也让路辉伽感觉到一阵陌生,在路辉伽的记忆中,眼前的周德卫不是这样从容赴死的年轻人,他胆 小,懦弱,甚至有点傻,但是今天,路辉伽忽然发现,这个混蛋竟然会为了自己,将这件事情嫁祸给邓德伍! “你说的可是实情?” 谷蕲麻缓缓的将自己的脑袋低了下来,双眼直视着趴到在地上的周德卫,双眼如同夜晚的猫头鹰盯着猎物一般沉静,悚然。 “当然!”周德卫抬眼看着谷蕲麻,目光炯炯如同做好慷慨赴死准备的烈士,嘴角泛起一丝怒意,对着谷蕲麻大声说道:“既然我遭此变故,邓堂主都无动于衷,那我索性就把实情说出来,也省的落了个冤死的下场! ” “其实你应该知道,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会让你死的!”谷蕲麻的眼角闪过一丝决然,右手放在面前的桌子上,身体从桌子后面走了过来,然后将双手背在身后,站到周德卫的面前,单膝蹲在地上,猛然间将一把匕首扎入到了周德卫的身体当中,如同一道光从 周德卫的脖颈处穿过,细小的匕首转瞬间就穿过了周德卫的脖颈,如瀑的鲜血猛然间从这个年轻人的脖颈处喷涌而出,顿时洒满了湿冷的地面,让一阵白色的烟气从血泊当中升腾而起。.. “我知道……”周德卫的脑袋歪在一边,从喉腔中发出一声微不可查的声音,整个人的身躯转瞬间变得冰冷起来,蹲在一边的路辉伽满眼含泪的看着眼前的周德卫,默默的将双手放在了这名部下的身上,然后将自己身上 的灰黑色长袍接下来,握住周德卫的脖子,将他从地上抱了起来,然后缓缓的站起身来,抱着周德卫的尸体,从谷蕲麻的帐中走了出去。 “这……”门口的两名侍卫看着路辉伽离去的样子,顿时有些愕然,回头看着营帐中的谷蕲麻,后者摇摇头,从地上站起身来,将手中的匕首放在自己淡蓝色的长袍袖口上擦了个干净,低声对着门口的两名侍卫说道 :“随他去吧。” 说着,谷蕲麻就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拿起桌子上的翡翠色茶壶,将里面的茶水倒入了眼前的茶杯中,轻轻的拿起来,抿了一口,茶水已经凉透了……涧山宗营帐中发生的这些事情,并没有影响到贺兰会和秦皇门换防的速度,伴随着一阵阵的喧闹声,原本驻守在城东的宋威尘部和驻守在城南的伍威桉部都朝着自己相反的地方行进,伍威桉带着十九个部 下来到了城北和钱庄柯会合,而宋威尘则带着手下的十七名部下来到了城西,驻守在城楼中,让卢牟坤带着手下的枪盾手们,全力防守已经坍塌的豁口处。两边的换防过程总体上还算平稳,虽然有点小的争端,但是大敌当前,双方的人马都保持了极大的克制,之前秦渊和贺兰荣乐非常担心的互相歧视的问题,也因为双方的防区划分明确,而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对立,当然小规模的吵架自然是不绝于耳的,忽然来了七八百名的贺兰会众,就算是一点恶意都没有,那些老人们给自己的儿孙讲起贺兰会曾经完全控制固原城的辉煌的时候,也自然不会忘记了对周围 的事物指指点点,弄的不少秦皇门的家眷很不愉快,不过好在及时调节,这种事情倒是也没有发展到全面的对立中去。闪舞小说网..到了傍晚时分,双方的一切事物都安定好了之后,秦渊和贺兰荣乐,按照约定,将双方所有能够上得了台面的部将全部都叫到了一起,牢牢的叮嘱了一番团结和睦,共同抗敌的大业之后,就让双方进行了 所谓的联谊会,自然而然的,空有拳脚没有容貌的众人很自然的就开始各自比武起来了…… “报……东城门外有个人,自称是秦皇门的人,让我们将他放进城中,守卫东城门的景卫田兄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所以就特地来请会长大人定夺!”一声长喝猛然间从一名身穿黄府禁卫军制服,腰间跨着一把长刀的男子口中发出,正在和秦渊一起品茶喝酒的贺兰荣乐微微皱眉,转过身去,看着那人说道:“如果是一个人的话,就让人家进来吧,好好解 释,我们是贺兰会的人,不要让秦皇门的兄弟们心中憋屈了,知道吗?” “是!” 那人对着贺兰荣乐一行礼,紧接着就朝着城东方向飞奔而去,坐在一边的秦渊则对贺兰荣乐的安排非常满意,拱手对贺兰荣乐说道:“真是有劳贺兰会长了!” “秦门主不用这么说,这都是在下应该做的事情!”贺兰荣乐微微一笑,淡然的将面前的酒杯端起来抿了一口,不多时,一个身穿暗紫色长袍的男子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出现在了秦渊的面前,看到秦渊的背影,已经消失多日的宋威简跳下马来,走到秦渊面 前,单膝跪地,对着秦渊行礼道:“门主大人,我回来了!” “情况如何?” 秦渊嘴角浅笑,扭头看着眼前恭敬有加的宋威简,后者脸色凝重,微微皱眉道:“情况并不算好,谷蕲麻正在赶制上百台的投石机,我担心我们明天恐怕承受不住这样疯狂的攻击!” “有地图吗?” 秦渊淡然的点点头,眼神中并没有流露出多少的异色,一边的贺兰荣乐则微微心惊,看了一眼身边的南宫儿,对着后者微不可察的点点头。 “嗯!” 南宫儿轻声答应,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身来,对着四周的人行礼说道:“小女子身有不适,先回去休息了!” 说完,南宫儿就在众人不注意的情况小,悄悄走出了会场,很快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 “有!” 宋威简点点头,从自己的胸口处将一个淡蓝色的卷筒拿了出来,将卷筒的口打开,一张薄薄的丝帛出现,很快被宋威简递到了秦渊的手中。 “竟然在这里?” 秦渊看了一眼手中的地图,一旁的贺兰荣乐扭过头来,瞄了一眼秦渊手中的地图,嘴角一撇,一股苦涩涌上心头:“没想到啊,他们竟然会在青龙谷打造投石机,看来我青龙谷的美景怕是一去不复返了……”“这倒是在其次,最可怕的是,这青龙谷中打造武器,我们先要突袭的话,不但很容易被人包了饺子,还可能连敌阵都冲不过去,毕竟青龙谷的地形你我也是了解,先要冲过山岭,攻击里面的人马,就必须 要爬过高山,单是这一点,在冰天雪地当中,我们必须要出动两百人以上才能够有能力将敌人的兵器全部焚毁,否则的话,就算是突击进去了,也很难取得优势,完成任务!”秦渊一脸无奈的说道,脸上的表情写满了凝重,一旁的贺兰荣乐则微微点头,有些感慨的看着眼前还在不断逗乐的众人说道:“是啊,我们的人手实在是太少了,整个固原城中,也就只有二百人的兵力,想 要焚毁敌人的投石机,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倾巢出动,但是即使是倾巢出动了,我们的行踪也很难躲过敌人的攻击,到时候城内无人,城外野战,绝对不是对我们有利的方式!”“那也不能就这样看着吧,这些投石机都是用青龙谷中几十年的松柏树木打造而成的,那结实的程度都让我感到可怕,一旦这些投石机一字排开砸过来的话,恐怕我们的人连登上城墙的可能性都不存在了!到时候只要谷蕲麻让人对着西城门的豁口处不断投出石块的话,我么的人根本守不住西城门,而且列阵迎敌的枪盾手们,最害怕的事情就是被投石机攻击了,一旦卢牟坤的人都挡不住敌人的攻势,固原城 可就真的完了啊!” 宋威简面色凝重的说道,看着眼前两名决定固原城命运的大人物,嘴角微微一撇,皱着眉头说道:“其实少数人想要将这些投石机烧毁,也不是不可能,就是付出的代价大一点!” “什么代价?”秦渊疑惑的说道,扭头好奇的看着自己的这名情报主管,后者用眼睛看了一眼身前同样用好奇目光看着自己的贺兰荣乐,目光中闪过一丝歉意,对着两人沉声说道:“让青龙谷整个烧成一片火海!”









苏燕生也咳嗽一声,然后问道:“秦渊,你确定让佛宗弟子看到这个好?”

因为身体要均衡发展,人花境要的就是身体圆润如意,要是能量补充的均衡不一,那麻烦就真大了!

还是觉得自己付出了那么多,日子好起来了之后,你就没有理由去恨那些人,你自己的尊严也白白浪费了?”

“是!”看到秦渊一个眼神就知道了自己的内心想法,景卫田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惧,乖乖的跪倒在地上,对着秦渊说道:“秦门主啊,不是小人多嘴,实在是人心都是肉长的,这次虽然贺兰荣乐那厮临阵反扑,差点让固原城陷入刀兵之祸,但是从青龙谷带过来的家属都是无辜的,而且我们这些人都是原来黄府禁卫军的,虽然秦门主和黄世杰的关系有多差,人尽皆知,但是我们还是希望,秦门主能够将这些家属留着

详情

做完肛门指检第二天疼痛 Copyright © 2020